关灯
护眼
字体:

152.第152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周懋初时震惊于他对自己所做之事竟是那样的清楚, 到后面却感觉魏隽航的话像一把把尖刀往他心口上直插。

    他想要说些什么替自己辩解一下,可却发现此时此刻,再多的辩解也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是的,他不敢, 他甚至连向镇北侯府承认慕容滔的腿是自己毁去的勇气都没有。

    魏隽航脸色阴沉,望向他的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怒意。

    他与周懋也算是最早追随元佑帝的那批臣下, 虽然并无甚私交,但在公事上却有过不少合作,对对方的才能与为人, 他一度还是相当敬佩的,只如今……

    “你甚至为了自己的私心, 竟然敢以太子妃肚子里的孩子为饵, 如此胆大妄为, 你是对自己的能力太有自信,还是我魏隽航在你眼里不过就是一个草包, 任你玩弄于鼓掌之上!”

    见他连生子秘方一事也查得清清楚楚, 周懋已经连辩解的欲望都没有了, 事到如今,他才终于知道,他原以为会万无一失的计策, 其实早就已经被人看破了。

    “国公爷既然什么都知道, 为何不直接到陛下跟前告发我, 那岂不是更能出出心中恶气么?”良久, 他喃喃地问。

    魏隽航平复心中怒火, 替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告发你?”他似笑非笑。

    “告发你之后,让陛下从重处置了你们一家子,然后更让犬子一辈子都忘不了你们?”

    长子本就对那平王妃心存歉疚,若是得知周府因为他之故而被处置,只怕他内心愧疚将会更深,那此生想要从那些过往的纠缠中走出来更是难了。

    周懋怔忪,又听对方缓缓地道:“我不会告发你,你可相信,如今我若是有心对付你,你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甚至,我只需将慕容小将军失去双腿的真相告知镇北侯,自然会有侯府出手。”

    “你觉得,仅凭你一人,可有把握应付得了镇北侯府的报复?”

    周懋脸色更白,望向他的眸光中带着警惕。

    “你到底想怎样?”周懋哑声问。

    “我想怎样?周大人,此话应该由我来问才是,你到底想怎样?难不成事到如今,你还想着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依旧安安稳稳地当你的鸿鸬寺卿么?”

    “还是说,你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便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还是在你眼里,镇北侯府尽是一帮只会打打杀杀的莽夫,毫无半点思考与判断之力?”

    周懋苦涩地勾了勾嘴角。

    若是在今日之前,他或许对自己的谋算相当有自信,可如今,所有的自信已经被他打击得七零八落,他又怎敢以为自己布置的那些事天衣无缝。

    “我明白了,明日我便觐见陛下。”他哽着喉咙低低地道了句,而后端过桌上的酒,同样一饮而尽。

    至于觐见陛下为了何事,他没有说,魏隽航也没有多问。

    一连灌了好几杯酒后,周懋脸上便已显露了几分醉意,似哭似笑地道:“国公爷,我不如你……”

    魏隽航沉默地望着他,并没有再说什么。

    周懋也不在意,干脆拿过酒壶自斟自饮,口中却是哆哆嗦嗦地说了许多话,那些一直憋在心里,连他最亲近的妻子也不曾说过的话。

    魏隽航也不打断他,只听着他说着诸如孩童时在府里如何艰难度日,才能渐显时遭受嫡母的打压,甚至连生父也对他视若无睹。

    许是酒意上涌,他就这样东一句西一句地说着,语无伦次,仿佛积累了多年的不甘终于得到了宣泄之处。

    “……阿莞出生时,我终于彻底傲然挺直背脊,首辅也好,皇后也罢,谁也不能再随意对我指手划脚。我立誓,这辈子都会宠她如至宝,将最好的一切都给她。”

    “我知道她心悦你儿子,你那个儿子,确也是个有出息的……”说到此处,他脸上多了几分黯然,随意抹了一把嘴角沾着的酒水,认认真真地望着魏隽航,一字一顿地问,“国公爷,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同意?我的阿莞纯善温柔,琴棋书画亦是精通,你为什么就是不许?”

    终于,他问出了埋藏心底多年的话。

    他不明白,他的女儿,秀丽娴静,温柔善良,孝顺父母,友爱兄长,便是对府里的下人,也是心怀怜惜,为什么就是入不得他英国公的眼!凭什么就要那般遭人嫌弃!

    魏隽航没有想到他会问出这样的话,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只是,当他对上周懋那双执着的眼眸时,终是回答:“令千金确是个好姑娘,只是,从来婚事便是结两姓之好,关乎两族。承霖乃我国公府世子,承载着先父毕生的希望,他的妻子,将是我魏氏一族宗妇,肩上所担之责,比他绝不会轻上哪怕丝毫。”

    “周大人,凭心而论,你认为令千金可担得起一族宗妇之责么?”

    周懋望着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垂下头去,少顷,低低地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并非不好,而是不适合……”

    他苦涩地阖上眼眸,也不知过了多久才道:“我会离开京城,此生再不会回来,小女……小女纵有千般不是,还请国公爷看在平王殿下的份上,莫要……”

    魏隽航摇摇头,打断他的话:“周大人,你过虑了,令千金已经有了世间上最好的护身符,只要她不自寻死路,谁也不敢动她,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周懋呼吸一顿,似是叹息般又道:“是啊,世间上最好的护身符……我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

    他笑了一会儿,又再度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而后,深深地望了魏隽航一眼,再没有说话,起身推门而去。

    走到街上,迎面吹来一阵凉风,吹散了他身上的酒气,也让本有几分浑浑噩噩的他清醒了过来。

    他怔怔地望着街上步伐匆匆、赶着归家的行人,看见不远处一名粗布汉子抱着一个扎着双丫髻的四五岁小姑娘,小姑娘搂着他的脖颈,眉眼弯弯,正亲亲热热地与他说着话,男子的脸上,尽是疼爱的笑容。

    他就这样定定地望着那一大一小的身影从自己身边走过,而后越走越远,最终彻底消失在眼前。

    “大人,该回府了!”随从见他站着一动也不动,终是忍不住上前,担心地提醒道。

    他垂眸,片刻,低声吩咐:“回去吧!”

    魏隽航背着手立于窗前,看着楼下的周懋上了轿,眸中尽是复杂之意。

    “父亲……”突然,身后响起了长子魏承霖的声音,他也不回头,只淡淡地问,“你都听到了?”

    “听到了。”魏承霖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有些茫然,有些失望,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难过。

    “孩儿不孝,让父亲担心了!”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垂着眼帘低低地道。

    魏隽航终于转过身来,望着眼前这张愈来愈肖似过世的父亲的脸庞,半晌,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长叹一声:“养不教,父之过,曾经种种,也是父亲这些年来对你多有轻忽之故,又岂会尽是你之错!”

    听他这般说,魏承霖心里却是更加难受了。

    “父亲,对不住,当年是孩儿任性了,孩儿愧对祖父多年教导,愧对父母,愧对祖母,更愧对当年因孩儿一己之私而无辜丧命的金令护卫……”他再也说不下去,眸中不知不觉间便含了泪。

    魏隽航有些意外,这还是这么多年来,长子头一回主动承认自己愧对那四名护卫。或许他早就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只是一直无法坦然面对。

    如今他这般说出来,便是代表着他自此便要重新面对自己的过往。

    魏承霖突然跪了下来,也不顾他的阻止,直接便给他磕了几个响头,一抹眼中泪花,望入他的眼眸认认真真地道:“不管怎样,孩儿当年失信在前,确是有负阿莞,周大人因此记恨于我,亦算不得我无辜。”

    “孩儿早已过了弱冠之年,又为一府世子,论理应该早挑起传宗接代之责,孩儿亦清楚祖母与母亲日夜记挂着孩儿的亲事。只是,孩儿如今心中充满了对平王妃的愧疚,若是就这般娶了另一名女子,对她未免不公。故而,孩儿斗胆,请父亲再给孩儿三年时间,只待孩儿将前尘往事彻底忘怀之后,再行婚配之事。”

    魏隽航深深地望着他,迟迟没有反应,魏承霖猜不透他的心思,心中忐忑,只又怕他误会自己仍对平王妃死心不息,正想再说些什么话解释解释,魏隽航已经弯下身子,亲自将他扶了起来。

    “父亲答应你!”

    言简意赅的五个字,也让他的心一下子便定了下来,喉咙一哽,眼眶竟是又红了。

    “好了,都长得比父亲还高了,怎的还如小时候那般,动不动便哭。”魏隽航故作轻松地拍拍他的肩膀。

    魏承霖别过脸去揉了揉眼睛,瓮声瓮气地道:“我小时候哪有动不动便哭,祖母还说我打小便是个甚少哭鼻子的。”

    “当年你还未到你祖父身边前,比如今的祥哥儿还要黏你母亲,只一会儿的功夫不见你母亲便要哭鼻子,凭谁也哄不住。”魏隽航笑着道。

    是么?魏承霖眼中尽是怀疑,可见他一脸认真,便也半信半疑了。

    魏隽航低低地笑着,背着手迈出了门,准备打道回府。

    魏承霖连忙跟上,待下楼梯时,下意识地伸手扶住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