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9.第149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平王纳侧妃那一日, 沈昕颜前去观礼,看着平王脸上那僵硬的笑容,她暗地摇摇头。

    看来两辈子, 这孔家姑娘都不得平王心意,不管她是正妃, 还是侧妃。

    她再四下看看, 并不见周莞宁, 直到听见不远处不知哪家的夫人提起,仿佛是说平王妃已经卧病在床数日。

    哪想到那人话音刚落, 门口处便出现一个袅袅婷婷的纤弱身影,众人一看,均目露惊艳。

    沈昕颜自然也不例外。

    在她印象里, 周莞宁一向偏好淡雅颜色, 可如今她却穿着一身水红锻面长褙子,发髻上别着同色系的凤钗,脸上画着恰到好处的妆容,就这般款款而来, 瞬间便将屋内众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这当中,也包括今日的新郎平王。

    平王一见她出现, 脸色便变了变, 嘴唇动了动似是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出, 僵着身体与新娘子行过了礼。

    自周莞宁出现那一刻, 屋内的气氛便有些微妙。原本的热闹瞬间便消弥不少。

    周莞宁神情平静地端坐一边, 目光落到那对新人身上,对周围的窃窃私语恍若未闻。

    沈昕颜原本还以为她会有些什么举动,不曾想她就仅是这般坐着观礼,一直到礼毕,也不见她有任何动作。

    她一时猜不透她的心思,只是也无暇多想,略又坐了一会儿便寻了个借口告辞回府了。

    周莞宁在她前来告辞时,本是紧绷着的脸终于出现了裂缝,眼神复杂,似怨似恨,只是也没有什么失礼的举动,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多谢夫人今日这般赏脸。”

    “不敢当王妃此言。”沈昕颜与她客气了几句。

    数日之后,沈昕颜进宫向赵皇后请安,恰好这日魏盈芷也带着安哥儿进宫,母女二人在凤坤宫相见,倒是难掩意外。

    “果真不愧是母女,还真是心有灵犀。”赵皇后笑着说了句,注意力始终放在坐在她身边的安哥儿身上。

    即将满周岁的小家伙生得白白胖胖的,正咬着小胖手冲她乐呵,让赵皇后爱到不行,抱过他简直是爱不释手。

    “都说安哥儿长得像蕴福,蕴福小的时候也是这般可人疼么?”赵皇后赐了座,抱着安哥儿逗乐了一会,这才让奶嬷嬷将他抱了下去,方问沈昕颜。

    沈昕颜笑道:“安哥儿性子活泼些,侯爷幼时却是个极乖巧安静的孩子,小小年纪,便能在屋里认认真真地温习一整日的功课,吕先生当年可是对他赞不绝口,只道这孩子必是个有前途的。”

    “原是如此!”赵皇后喟叹一声。

    错过了侄儿的童年,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同时,对看着侄儿长大的沈昕颜,难免有些嫉妒。

    “吕先生前些年回京城,得知他一心寄予厚望,盼着日后能殿试上让他扬眉吐气的弟子,居然有了爵位,连科举都不必参加了,顿时老半天说不出话来。”魏盈芷笑着插话。

    赵皇后失笑。

    沈昕颜自是更加清楚那吕先生当年对蕴福寄予了多大的希望,初时他教导长子时,便遗憾以长子的身份,纵是文采非凡,这辈子也没有参加科举的可能,他自然也当不成状元郎的先生。

    好不容易后来又瞧中了蕴福,想着好歹让这个小弟子替他争口气,不曾想这个小弟子来头更大,科举考试自然也就更加不可能了。

    三人说说笑笑了小半个时辰,期间有宫中妃嫔前来请安,沈昕颜与魏盈芷便先行告退了。

    母女二人走在前头,奶嬷嬷抱着安哥儿紧跟在她们身后,一行人正要出宫,途中忽见东宫有内侍前来请,只道太子妃请国公夫人与侯夫人。

    沈昕颜自然不会推辞,毕竟她也关心着太子妃这一胎的情况。

    “快快请起!”见到了太子妃,母女俩行礼问安,太子妃忙从软榻上起来,命宫女将她们扶了起来。

    “这可是安哥儿?快让我抱抱。”太子妃一眼便看到了奶嬷嬷怀里的安哥儿,眼神一亮。

    “娘娘不可,小孩子调皮好动,万一不小心冲撞了娘娘肚子里的小殿下,岂不是罪过。”沈昕颜连忙阻止。

    太子妃也知道自己有欠考虑了,不过一看到白嫩嫩胖乎乎的安哥儿,她心里便喜欢极了,只盼着自己这一胎也能生个如安哥儿这般的孩子才好。

    沈昕颜接过奶嬷嬷怀里的安哥儿,抱着他来到太子妃跟前,教他向太子妃行礼问安。

    小家伙觉得有趣,抱着小拳头咯咯笑着摇了摇,愈发令太子妃欢喜了。

    她轻轻握着小家伙的小嫩拳头,又在那肉嘟嘟的脸蛋捏了捏,羡慕地对含笑立于一旁的魏盈芷道:“这孩子真讨人喜欢,盈芷妹妹当真好福气。”

    “他也就在娘娘跟前卖乖,私底下不知多闹腾,真真是让人半分也松懈不得。”

    一会儿,又有宫女领着太子妃所出的两位小郡主进来,自然又是一番客气。

    待众人散去,连魏盈芷也抱着安哥儿,与两位小郡主到了外间玩,太子妃才望着沈昕颜,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娘娘有话尽管吩咐便是。”沈昕颜心思一动,柔声道。

    太子妃轻咬了咬唇瓣,少顷,缓缓地道:“夫人也是知道的,我与殿下成婚数载,膝下只得两个女儿,如今朝野上下都在盯着我肚子里的这孩子。”

    说到这里,太子妃深深地吸了口气,脸色有几分苦涩。

    若是这一胎还是个女儿……她已经有些不敢想像了。

    “夫人年过三十仍得子,盈芷妹妹也能一举得男,夫人是否有什么生男的秘诀?”问出这番话时,太子妃脸上尽是期待。

    沈昕颜却有些哭笑不得。

    所以,她老蚌生珠还能生出一个带把的,这已经成了传奇般的了么?

    只不过,太子妃这问,她便知道对方已经是到了病急乱投医的地步,若是这个时候有人拿着一张‘管保能生儿子’的药方给她,让她依方服药,只怕她二话不说便去做了。

    “娘娘说笑了,生男生女乃是天意,怎能是人力所能控制的?娘娘也不必多想,只需安心养胎,将来必能生一个健健康康的小皇子。”沈昕颜也只能这般劝她。

    只可惜她根本不记得上辈子的太子妃后来有没有生出儿子,因为上辈子这个时候,她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哪还会注意外人之事。

    太子妃不死心,抓着她的手道:“我视夫人如最亲近之人,只盼着夫人也莫要视我如外人,若果真有生子秘诀,还请夫人不吝赐教。若此回能一举得男,夫人便是我一辈子的恩人。”

    说到后面,她的语气便多了几分哀求。

    沈昕颜头疼不已,只觉得有话也说不清,太子妃根本已经被迷了心,若是她认定自己必有生子秘诀,不管她怎么解释,也必然无法说服她,说不定反倒让她误以为自己不肯将‘秘诀’分享。

    “实非不肯说,而是当真没有什么秘诀。娘娘请听我一言,如今没有任何事比你安胎更重要,若硬说有什么秘诀,那便是孕中切忌忧思过虑,只保持心情愉悦,让自己,也让肚子里的孩子过得轻松自在。”

    太子妃听她这般说,也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别的什么感觉。唯有勉强扯了个笑容道:“夫人之言我记住了,多谢夫人!”

    沈昕颜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相信了自己并没有什么生子秘诀,并且将自己的这番劝说记在了心上。毕竟她与太子妃也不是多亲近的,交浅言深乃是大忌,她也不好再多言。

    太子妃面露疲态,缓缓地端起了茶盏。

    闻弦歌而知雅意,沈昕颜遂知趣起身告辞,自有宫女前去请魏盈芷母子。

    而魏隽航自从从夫人口中得知陈府二夫人在寻生子秘方一事后,便一直暗中派人留意着,仅过得半月有余,他派出去之人便有了回音,只道陈二夫人果真寻到了‘生子秘方’。

    据闻这秘方还是前朝一位神医传下来的,妇人服之必生儿子,让民间不少急于求子的妇人视若珍宝,真真可谓是千金难求。

    这陈二夫人还是耗费了不少人力和财力,才从一位育有五个儿子的夫人手中得来。

    他一下又一下地轻敲着书案,紧锁着眉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才突然吩咐道:“想个办法把那秘方偷来让我瞧瞧。我倒要看看,这是什么神仙秘方,竟然这般神通广大!”

    下属应下,悄无声息地离开。

    待夜里夫妻二人并肩躺在床上,沈昕颜便将白日进宫之事向他细细道来。

    魏隽航忙了一整日,本来已是极困,耳边又响着夫人轻轻柔柔的嗓音,就像是三月的春风拂面,又像是寒冬经过的暖流,不知不觉间,他的睡意更浓。

    “……也不知太子妃是何处听来的,竟以为我年过三十仍得子,必是有什么生子秘诀……”

    迷迷糊糊中,耳边响着这么一句话,他一个激零,整个人便清醒了不少。

    “什么生子秘诀?太子妃问你要生子秘诀?”魏隽航追问。

    “是啊,我哪有什么生子秘诀,自然不能让她满意,只是也没有办法,没有便没有,我又如何能变得出来。”沈昕颜打了个呵欠,往他怀里缩了缩,喃喃地道。

    魏隽航习惯性地轻抚着她的背脊,浓眉紧皱,若有所思。

    看来太子妃真的被那巨大的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