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9.今生的圆满(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魏承霖的归来, 让这一日的英国公府沐浴在一阵阵欢声笑语当中。尤其是大长公主,整个人瞧着容光焕发, 脸上的笑容一直便没有止住。

    再过得半日,得到消息的蕴福与魏盈芷也带着他们的长子安哥儿过来了。

    兄妹相见, 自然又是好一番热闹。

    待众人散去后,魏承霖便留在了大长公主屋里,耐心地将这几年他在北疆的日子一一向大长公主和沈昕颜道来。当然, 对经历过的危险他却是只字不提。

    沈昕颜自然也清楚, 但也没有细问。总归人平安回来便好,其他诸事既过去了便让它彻底过去吧!

    “……那熊瞎子倒下的时候,咱们几个也累得快要脱力了,亏得后来长风带着兵士寻了过来,这才把那熊瞎子带了回去。”魏承霖自然也不会尽说些平平无奇之事, 也挑了些惊奇有趣的缓缓道来,只让大长公主听得惊呼连连。

    长风?沈昕颜不知怎的却抓住了他话中一个有些熟悉的名字, 仔细回想了半晌, 方才记起,这个长风正是平砚最小的弟弟,约莫三年前便代替他过世了的兄长跟随在长子身边。

    她若有所思地望着眉目含笑, 正施展浑身解数逗得大长公主开怀的魏承霖,片刻, 低低地叹息一声。

    如此, 也好……

    魏承霖回京后的头一个月, 几乎都在与亲友的聚旧当中度过, 对其他诸事却不怎么理会,仿佛是一心一意要弥补这几年对亲人的亏欠。

    沈昕颜也随他,恰好此时陈府那边有好消息传来,三少夫人沈慧然再度有孕。

    自前几年太子妃终于成功诞下太子的嫡长子后,太子一系终于松了口气,而身为太子妃娘家亲戚的陈家,随即也传出了三少夫人有喜的消息,次年,陈三公子的嫡长子便也降世了。

    而沈慧然,也正式在陈府站稳了脚根。如今再度有喜,不管生男还是生女,都不会影响她在陈府的地位。

    “不曾想这一眨眼的功夫,慧表妹已经快要成为两个孩子的娘了。”正翻看着祥哥儿字帖的魏承霖听到消息难掩诧异。

    “也不瞧瞧你都离开京城有几年了?不只你慧表妹,便是你峰表哥的第三个孩子也快要来了。”沈昕颜摇头道。

    魏承霖放下手上的字帖,认真地回答:“这些年让母亲担忧,是孩儿的不是。”

    “母子之间,这些话便不必说了。只是,这些年你在北疆,可曾遇到不错的姑娘?”想到黄将军府上那位姑娘,她试探着问。

    黄将军父女是去年才回京,与长子在北疆好歹也是相处过两年,也不知长子对黄家姑娘会不会有些印象。

    有些意外母亲将话头兜到了自己身上,魏承霖失笑:“孩儿身为男子,终日忙于公事,何尝有时间注意到人家姑娘好不好。”

    “可我怎么听长风说,有位莫知府的姑娘仿佛对你有些心思?”沈昕颜一早就打听好了,如何会让他含糊过去。

    “莫姑娘?”魏承霖摇摇头,“母亲莫要听长风乱说,莫姑娘不过小孩子心性,争强好胜,何曾有什么男女之情。”

    一个十四五岁千娇百宠地长大的小姑娘,从不曾遇到什么挫折,与其说她心悦自己,倒不如说她不甘心自己对她的‘不理会’。

    沈昕颜紧紧地盯着他,不错过他脸上每一分表情,见他神情坦然,并不似作伪,相信他对那位莫姑娘并无没有心思,心里一时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别的什么感觉。

    她想了想,又问:“那黄将军府上那位大姑娘呢?你可认得她?”

    黄姑娘?魏承霖怔了怔,脑子里不由自主便浮现出一张固执的脸庞。

    “孩儿初到北疆时,黄将军便伤重不起,公事交接自然也只能到他府上去,黄姑娘……掌着将军府家事,孩儿自然认得她。”

    咦?居然还解释这么多?沈昕颜意外他的话,眸眸微眯。

    魏承霖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清咳了咳,连忙低下头去,假装认真地看书。

    见他这般模样,沈昕颜的心顿时便定了。

    看来这儿媳妇有望了。

    这日,沈昕颜与许素敏有约,魏承霖主动请缨,亲自护送着她前去。

    儿子的孝心,沈昕颜自然不会推辞,欣然应下。

    因许素敏前段时间又托人从西洋进了一批特色货,沈昕颜便是应她所邀前去看看,马车很快便停到城中那间百珍阁上,魏承霖陪着她们坐了一会儿,有些意外许素敏于生意上的老辣眼光,不禁暗暗点头。

    难怪陛下会让这位许夫人替他打理私产,以她的手段与能力,只怕这些年陛下的私产不知翻了多少番了。

    他更没有想到,原来母亲也从中参与了一股。

    察觉许素敏话中渐渐提及了商业上的秘密时,他寻了个理由告辞离开,将空间完全留给屋内的两人。

    “好些年不曾见,你这个儿子倒是愈发贴心了。”许素敏打趣道。

    沈昕颜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放心,你家墩墩日后必定会更贴心。”

    许素敏无奈地笑了笑:“那孩子已经完全被他那个没个正形的爹给带坏了,整一个小滑头,真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哪有你这般说自己儿子的!”沈昕颜被她逗乐了。

    不过一想到墩墩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沈昕颜便忍不住想笑。

    若是有人问他的名字,他便先判断对方到底是亲近娘亲的,还是亲近爹爹的,若是判断不出,便干脆回答自己叫‘墩墩’。

    若是对方是许素敏一边之人,他便会大声告诉对方‘我叫许乔’。若是对方属理国公府乔氏一派,他的答案便会变成‘我叫乔许’。

    真真是混得如鱼得水,却又叫人哭笑不得!

    “你与乔六爷的事怎么办?真的不打算要个名分?”沈昕颜又问。

    “就这么办吧!名分这东西不过是听起来好听,其实冷暖自知。如今这般挺好的,露水夫妻,彼此心中挂念对方,却不会干涉对方,甚好!”许素敏不以为然。

    对她的答案,沈昕颜一点儿也不意外,故而也不再说。

    却说另一边的魏承霖独自一人下了楼,忽见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进了对面那间卖珠宝首饰的铺子。定睛一看,认出正是黄将军府上那位大姑娘,鬼使神差地,他迈步跟了上去。

    “掌柜的,这簪子不错,嵌上这东珠,整个儿看上去高雅极了……”

    他看着那位黄姑娘拿起一根嵌东珠玉簪子,瞧着那模样像是想买下,正觉得奇怪间,忽见一名打扮得相当精致,身穿粉色衣裙的女子走到那黄姑娘身边,趾高气扬地朝着掌柜道:“这簪子我要了。”

    “这簪子这位姑娘已经看上了,姑娘不如另选……”掌柜有些为难。

    “你打开大门做生意,也总得有些眼光才是,至少要分得清什么人买得起,什么人买不起。”粉衣姑娘冷笑。

    “这簪子我不是很喜欢,胡姑娘要的话便给你了。”黄清姝微微笑着将簪子放了回去。

    那胡姑娘又是一声冷笑:“说得这般好听,分明是买不起。”

    接着,魏承霖便看着黄清姝又先后看中了一套珍珠翡翠头面、一对粉玉镯子和一枝点翠金凤步摇,可无一例外地,最后都被那位胡姑娘给截了去。

    最后,魏承霖眼睁睁地看着她双手空空满脸失落地离开,不知怎的,心里便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眼神凌厉地扫了一眼那志得意满的胡姑娘。

    那胡姑娘忽觉背脊一冷,打了个寒颤,只是也没有太在意,吩咐下人将她买下来的珠宝头面一一收好,这才坐上马车离开了。

    魏承霖深呼吸一下,心里却是百味杂陈。

    黄将军生性耿直,并非八面玲珑之人,加上他并无深厚背景,全靠着已身才拼到如今这般地位,只是到底出身贫寒,家底有限,故而他的将军府别说与同品级的官员相比,便是比之品级不如他的官员也是大大不如。

    魏承霖好歹与他在北疆相处过两年,知道他们府上的状况,只是却没有想到身为将军府的嫡女,却连一件稍像样的首饰都买不起,以致被人这般处处针对小瞧。

    他的心里有些难受,既为那一心为国却生活窘迫的将士,也为那个满身傲骨却为五斗米折腰的黄姑娘。

    “掌柜的,今日赚了不少吧?”正觉不好受间,忽又见黄清姝去而复返,笑眯眯地走到那正激动地数着银票的掌柜跟前。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