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8.今生的圆满(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爹爹会舞剑, 舞得可厉害了!”

    “我爹爹会飞高高, 上回姐姐的风筝挂在树上, 爹爹一下子就飞上去取了下来。”

    “我爹爹会编草蚂蚱, 编得可好看了。”

    ……

    稚嫩的声音争先恐后般响着, 让树丛后的沈昕颜忍不住想笑,正想要走出去, 便听到沈峰与崔氏的长子软糯糯地问:“安哥儿, 那你爹爹呢?你爹爹会做什么?”

    安哥儿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着,好一会儿才脆声道:“我爹爹会绣花!”

    “安哥儿骗人,只有娘才会绣花,爹是不会的!”有孩子大声反驳。

    “才不是, 我娘会绣花,我爹爹也会绣花,绣得可好看了,比娘绣的还好看!”安哥儿见他们不相信,气鼓鼓地道。

    “真的?”半信半疑的声音。

    “当然是真的,骗人的不是好孩子,我从来不骗人!”安哥儿挺了挺小胸膛, 骄傲地道。

    紧接着大声地又加了句:“你们爹爹会的, 我爹爹也会,可是我爹爹会的,你们爹爹却不会, 所以, 还是我的爹爹最厉害!”

    “安哥儿的爹爹好厉害啊!”

    “嗯嗯嗯, 真厉害,连娘会的东西都会。”

    “唉,要是我爹爹也会绣花就好了,这样就能比安哥儿的爹爹还厉害了!”

    ……

    “噗嗤!”沈昕颜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被小伙伴们围在中间的安哥儿眼尖地看到她的身影,立即便迈开小短腿跑了过来,脆声唤:“外祖母!”

    沈昕颜含笑轻抚着小家伙的脸蛋,其他的小家伙们也呼的一声围了上来,吱吱喳喳吵个不停,抢着要说话。

    “姑祖母,我今日多认了五个大字,先生夸我来着!”

    “外祖母外祖母,我今日比他多认了一个字!”

    “我昨日新学会了一首诗,二祖母,你要听我背么?”

    “沈姨母,你家的千层糕真好吃,我可以带几块回去给爹爹吃么?”

    姑祖母、外祖母、二祖母、沈姨母……各种称呼五花八门,指的却是同一个人——耐心地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沈昕颜。

    沈昕颜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容,一一回应他们的童言童语。

    不远处,正好回府的魏隽航含笑站在假山石旁,将这一幕完完整整地收入眼底。

    岁月如梭,仿佛不过眨眼的功夫,当年那个百花丛中笑容明媚的女子,已经与他携手走过了数十年。如今,他们已经荣升为祖父祖母辈,整个英国公府,也时刻被孩童稚嫩的笑声萦绕。

    好不容易哄着小家伙们跟着各自的嬷嬷下去洗手净脸,沈昕颜才一抬眸,便对上了魏隽航笑盈盈的脸庞。

    她也不自禁地笑了,迎着他缓步而去:“回来了?不是说要晚些才回的么?”

    “得知许夫人把墩墩留在咱们府里,乔六又哪还有心情坐得住,早早便溜了。”魏隽航解释道。

    沈昕颜轻笑:“他这是打算挟儿子而令母亲么?”

    “不,他是打算强行接一送一。”魏隽航一本正经地回答。

    沈昕颜笑出了声,嗔了他一眼:“你呀,就爱在旁边看人家笑话不是!”

    魏隽航哈哈一笑,却没有否认。

    “是盈儿把安哥儿带回来的?难不成她又与蕴福吵架了?”远远看着外孙安哥儿蹦蹦跳跳地拉着奶嬷嬷的手回屋,他又问。

    “是盈儿带回来的,他们小两口什么时候不闹了?你瞧着吧,不出半个时辰蕴福便会过来了,到时候最多只需一盏茶的功夫,这两人便能和好了。”沈昕颜不以为然。

    这对冤家打小吵的架还不够多么?哪回不会是过不了多久便会和好,枪口一致对外了。

    “这可真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了。”魏隽航失笑。

    两人说说笑笑地,一路往福宁院方向而去。

    “二叔,二婶。”路上,远远便见到魏承骐正陪着他那身怀六甲的妻子散步,魏承骐夫妻也看到了他们,连忙上前招呼。

    魏承骐的妻子出身并不算高,不过一个五品文官的女儿,但这安安静静的性子倒是与魏承骐甚为相似。沈昕颜原以为这不爱说话的两个人凑到一起,只怕是天聋对地哑,更加没什么话说了,直到有一回意外看到私底下相处的他们,方知道自己真的猜错了。

    国公府小一辈的几个男子,除了远在北疆的魏承霖,其他各位均已成亲了,如今连魏承骐都即将为人父,对比之下,沈昕颜难免失落。

    见她怔怔地望着魏承骐夫妇离去的背影不发一言,魏隽航初时觉得奇怪,只略一想便明白了,少顷,拉着她的手柔声道:“再过半年,承霖便要回京了。”

    “你说什么?”沈昕颜愕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要是这辈子活于如今这般年岁,她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也唯有远在北疆的长子魏承霖了。

    有好几回,看着二房的杨氏与孙儿孙女逗乐的场景,尽管表面不显,可她内心却是羡慕得很。

    有时她甚至想,会不会因为这辈子周莞宁另嫁,所以她的儿子便连娶亲都不能了?

    “是,陛下也已经允了,派去接替的官员也已经启程,最多半年,承霖便能回京了。”魏隽航回答。

    沈昕颜又惊又喜:“如此可就是太好了!母亲若是知道这个消息,必定高兴得很!”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心里始终牵挂着嫡长孙的亲事,这一辈子的大长公主活得比上辈子要久。这一回,在临近上辈子大长公主离世的那几日里,沈昕颜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她,施展浑身解数逗她开怀,一直到她一点一点地迈过了上辈子的死亡大关,这才彻底松了口气。

    她觉得,有着两辈子记忆最痛苦的事,便是明知道自己在意之人逝去的时间,想方设法想要替对方避过去,可最终却是无能为力。

    比如这辈子的靖安伯太夫人,再比如这辈子她的公公——前任英国公。

    一个在比上辈子离世的日子提前离去,一个死在与上辈子一般无二的时候。

    魏隽航唇畔带笑,可眉间却是难掩忧色。

    大长公主的身子虽然表面瞧来没什么,精神瞧着也不算差,可他也不会看不出,她的健康早就不比当年。若非心中始终有着放不下的心事,只怕一早就追随老国公而去了。

    这也是他提前让长子回京的原因。

    ***

    北疆。

    魏承霖策马奔跑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碧空万里无云,处处尽是青草的气息,夹着清风扑面而来,带来一股沁人心脾的芬芳。

    他勒住缰绳,回身望望这片广阔的土地,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满足。

    这三年来,北疆局势渐稳,虽然仍不能彻底杜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