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5.第15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王妃, 岳父大人已经走了,咱们也回去吧?”平王望望不远处已是空无一人的十里长亭,目光落到仍旧怔怔地站着遥望周懋离去方向的周莞宁,轻声提醒。

    他不明白妻子与娘家发生了什么事, 但也看得出岳父岳母对妻子还是相当疼爱的,只是这种疼爱中又带着些让人猜不透的矛盾。

    周莞宁轻咬着唇瓣,一直在眼眶中打滚的泪水终于滑落了下来。

    爹娘走了,二哥也走了, 她还有什么?

    平王叹了口气, 都说女子是水做的骨肉, 这句话在近段日子的王妃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

    魏承钊大婚那一日, 英国公府张灯结彩, 虽然他只是庶出的三房之子, 可不管是大长公主还是魏隽航夫妇,对他的亲事都相当重视, 又因为他是小一辈男丁当中第一个娶亲的, 大长公主与沈昕颜婆媳盼着他开一个好头, 下足了功夫大办他的婚礼,直把杨氏高兴得整日眉开眼笑。

    这般规格, 便是比世子娶亲也差不了太多了。

    许是因为自己再度让祖母失望, 魏承霖这几日只要得空便陪着大长公主,大长公主到底还是心疼他, 又或是真的被魏隽航劝下了, 故而渐渐地也看开了, 不再过度纠结他的亲事。

    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她活至这把年纪,也早就应该看开些了。

    “魏老三的儿子都娶亲了,你家魏世子呢?什么时候才把世子夫人娶回来?”乔六背靠着椅背,脸上带着一副明显看好戏的笑容。

    “等什么时候你续娶了夫人,大概我家承霖也能把他的夫人娶回来了。”魏隽航笑眯眯地道。

    乔六笑容一僵,随即无奈地摇摇头。

    “酒窝又出来了!”魏隽航忽地又道。

    乔六下意识地伸手捂嘴,待发现他戏谑的笑容时,当即知道自己被骗了,可还是装着若无其事的模样缓缓地放下捂嘴的手。

    想他乔六,风度翩翩,英俊不凡,哪家大姑娘小姑子不被他迷得七荤八素,偏老天爷着实可恼,给了他这么一对害人不浅的酒窝,生生将他一个风流倜傥的成熟稳重男子,给拖累成了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为了掩下这对祸根,当年他对着镜子练了半年的面部表情,知道怎样笑,怎么样说话才不会让那对可恶的酒窝跳出来损害他的形象。

    啧,如今想起来仍是一把心酸一把泪啊!

    魏隽航没忍住笑出声来:“放心,待你再老些,老到脸都长满了褶子,它们便是想出来也出不来了。”

    乔六瞪他:“我老到脸长褶子,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魏隽航笑笑地并不在意。

    乔六端过酒杯啜了一口,眼角余光不经意地扫到一个有几分熟悉的身影,待他想要细看时,对方已经不见了踪迹。

    “你在看什么?”见他突然不作声,眼睛紧紧地盯着不远处的人群,魏隽航好奇地问。

    “方才、方才是不是许素敏在那里经过?”他迟疑着问。

    “许夫人?她今日确是有来,只是不是经过那里我便不清楚了。”不知怎的又想到许素敏那个儿子,魏隽航笑了笑,“你以前还说人家是个厉害性子,却不知人家如今也是一位慈母了。”

    本来因为他前一句话而大喜的乔六,再听到最后一句时,脸色便变了:“她有孩子了?”

    “都已经嫁人了,再生个孩子不是很正常之事么。”魏隽航不以为然。

    “她嫁人了?!”乔六眼睛瞪得更大了。

    “没嫁人,哪来的孩子?她那孩子我见过,与她长得颇为相像,绝对是亲生的。”魏隽航一脸肯定地道。

    乔六的脸色有些难看,到后面整张脸瞧着都有几分扭曲了。

    呵呵,真好啊!果然不愧是能毫不犹豫地割了负心汉命根子的许大当家,先撩起了自己,转头便跑去嫁人了,难怪这几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原来跑去当贤妻良母了!

    他冷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也不知是哪个嫌命长的,居然敢娶那个母夜叉!也不怕半夜里被她一刀把命根子给割了!”

    魏隽航一个没留神被酒水呛了一下,连忙背过身去大声咳了起来。

    “你也不必说得这般可怕吧?以许夫人那般性情的女子,既然肯嫁,又肯替对方生儿育女,想来对那人确有真情实意在,何至于如此!”

    乔六只觉得他这番话听来甚是刺耳,恨恨地刮了他一眼,再不理会他。

    魏承钊成婚后,杨氏一鼓作气,也给魏承越订下了亲事。再过得几个月,连魏承骐也在方氏的作主下订了亲。

    长房和三房的小辈一个接着一个的亲事都有了着落,如今便余下二房的魏承霖。

    沈昕颜纵然一开始觉得没什么要紧,可越到后来,心里便愈发急了。

    尤其当魏承钊的妻子有喜的消息传来时,她再也坐不定了,开始旁敲侧击地试探着魏承霖的意思。

    魏承霖初时还左顾而言他,到后面被她说得多了,便开始沉默以对,急得沈昕颜险些没忍住想要发脾气。

    魏隽航得知后便劝她,劝得几回,她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有些认命了:“这辈子有两人的亲事让我特别不省心,一个是霖哥儿,一个便是春柳。”

    春柳上一辈子因为自己而耽误了终身,这辈子从一开始她便打算好好替她寻一门亲事,不曾想这人说不嫁就当真是不嫁,一拖便拖到如今这般年纪。前不久主动请缨,高高兴兴地去祥哥儿屋里当了管事嬷嬷。

    长子的亲事便更加不用说了,几经波折,至今不见他命定之人出现。

    魏承霖又怎会不知母亲心中着急,甚至有好几回,看着沈昕颜明明急得快要恼了,可到最后还是努力忍住,并没有冲他发泄,他几乎就要将那句‘那一切便由母亲作主吧’说了出来。

    这日他离开西山大营准备回城,看着郊外春.色正好,他干脆便下马,牵着缰绳缓步而行。

    夹着青草气息的清风徐徐拂面而至,那诱人的芬芳,一下子便让他的心情得到舒解,不知不觉间,他便放缓了脚步。

    “魏世子!”忽听有人唤自己,他止步回头一看,意外地看到平王背手而立,正冲他含笑点头致意。

    “殿下!”他松开手中缰绳,快走几步上前行礼。

    “世子不必多礼。”平王虚扶了他一把。

    “殿下怎会在此?”

    “今日天色正好,本王便出来走走,难得相遇,世子可赏脸与本王小聚片刻?”

    “殿下相邀,实乃臣之荣幸。”魏承霖自然不会相信他这番‘出来走走’的话,此处仍为西山大营管制之处,轻易不让人进出,凭谁也不会跑到此处来闲步散心。

    “多谢当日世子出手相救,及时将本王的王妃救回来,世子之大恩,本王铭记在心。”两人寻了处凉亭坐下,平王才不紧不慢地道。

    魏承霖平静地对上他的视线:“不敢当殿下此番谢。”

    要是当真想谢,当年便谢了,又怎会拖到如今,魏承霖哪会看不出对方不过是表面客套。

    大概是当年被冤,在宗人府的大牢里关了一阵子,如今的平王,早就不再是曾经那个直率到略有几分莽撞的三皇子,他脸上笑得平和,可那笑容却不及眼底,甚至还带着几分无法忽略的冷意。

    魏承霖不知他为何而来,也无心去忖度对方的心思。

    “世子年轻有为,实乃朝廷之栋梁,又贵为国公府世子,据闻府上二公子都已经成了婚,何故世子至今未娶?”平王似笑非笑地问。

    不等魏承霖回答,他又别有深意地道:“难不成世子心中有了什么求而不得之人,以致生出遗憾,再无娶亲之意?”

    魏承霖心口一跳,终于明白他来寻自己的用意了,想来是察觉了当年他与平王妃之间的事,就是不知道他到底知道了多少?是不是又误会了什么?

    他定定神,迎着对方探究的眼神,坦然地道:“茫茫尘世,是得是失自有定数,既然‘不得’,可见天意如此,枉自执着又有何益?臣虽愚钝些,但也明白凡事不可强求之理。”

    “至于姻缘之事,更有天定,想来臣命中姻缘出现时机较之寻常人要晚些,急之无用,倒不如顺其自然。”

    平王眼神幽深,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魏承霖态度不卑不亢,自觉问心无愧,并不惧对方如何试探。

    平王定定地望着他良久,终于冷笑一声道:“世子说得对,是得是失自有定数,世子既然认为自己‘不得’实乃天意,那便希望世子牢记此话,莫要逆天而行。”

    “姻缘天定,确是如此,只父皇既为天子,想必他赐下之姻缘必亦为良缘。”

    魏承霖呼吸一窒,浓眉皱了皱。

    此话是什么意思?难道……

    他正想问个明白,可平王已经不打算与他再多说,起身大步走出了凉亭,在侍卫的护送下策马而去。

    魏承霖怔怔地望着他的身影渐渐化为一个黑点,最终彻底消失在视线里。

    平王他,到底想做什么?

    纵然曾经他与王妃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也不管是否出自他的本意,可他的确在她嫁入皇家之前,便已经与她断了联系。

    唯一一次相见,便是那一回她被慕容滔所掳,可打那以后,他便再不曾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