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开篇 梅花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东都东陵城。

    上阳宫。观风殿。丽景台。

    已是入秋时节,空气中已带了几分冷意。

    大秦女帝祁宛身上披着一件厚重的狐裘披风,斜靠在龙榻上,一手支头,眼睛微阖。

    岁月已将她的满头青丝染成银发。

    发丝盘起,在头顶总聚拢,用一个墨玉紫冠束起。

    分明慵懒的模样,却让人不敢抬头直视。

    腿边,一个一身白衣,低垂着头的年轻男子正一下一下地为她捶腿。

    “你是说,对方只有两个人?”

    大秦女帝没有睁眼,说话的音调也很是平和,却让人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

    龙榻前,是一张黑色的矮几,几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折子。

    再往前,一名男子单膝跪地。

    他一身深灰短襟对衫的劲装,脚踩时下流行的马头靴。

    他身形魁梧,此时却恭谨地垂首,一手握拳撑地,标准的武将跪姿。

    “是!”这男子的声音雄浑有力,显然内家功夫也极为深厚。

    大秦女帝依旧不曾睁眼,声调也依旧平和。

    在她这个年岁,又身处高位多年,早已学会了色厉内荏,也学会了怎么样不动声色地让人畏惧。

    “朝晖,朕看你这内卫大统领是该让贤了。”

    轻飘飘地一句话,却让堂堂内卫大统领李朝晖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冷汗。

    李朝晖没有说话,皇帝这话是已经有了要杀他的念头了,可他无从辩解。

    堂堂皇帝内卫,几十号人,却打不过两个年轻人,还被人给点了穴。

    不杀他们,却已是一种赤裸裸的不屑和侮辱。

    “宗玉。”大秦女帝终于睁开了饧涩的双眸,然而那双眸子中却精光四射,不似一般耄耋之年之人的颓唐灰败。

    她缓缓地直起身子,伸手握住那白衣年轻人的手。

    八十年了,她的手却依旧保持着光滑,虽不如年轻少艾女子的细腻,却也别有一种让人心动的柔嫩。

    那年轻人停下手,抬起头,席地而坐。

    十八岁的容颜,本该充满了朝气和活力。然而这张脸,却只能说“娇嫩”。用“容颜秀美、肤若凝脂”这八个字形容,丝毫都不夸大。

    这人生得极好看,在这天底下,有这样容颜的人怕是绝不会超过五个。

    他的年纪和皮肤虽然都是同样的娇嫩,可他嘴角勾起的弧度和那满眼的冷漠不屑,却只显得老辣狠厉。

    大秦女帝在看向这白衣男子的时候,眸光不似往日的凌厉,反而多了几丝身为帝王之人不多见的柔情:“你说呢?”

    宗玉人如其名,面如冠玉,然而他的性情却是极难捉摸的。

    在大秦女帝身边办差的人,经常能够见到宗玉其人,却无一人能与之亲近,甚至包括他嫡亲的兄长。

    “无用之人,留之何用?”宗玉淡淡地说出这八个字,仿佛只是随口一说,并不知道这八个字极有可能决定另一个人的生死。

    大秦女帝闻言,笑嗔道:“年纪小,心却狠。”

    宗玉不置可否。

    大秦女帝也不再问他:“朝晖,朕限你三月,若还不能将梅花扣带回来,到时新罪旧罪一并处罚。”

    大秦女帝又恢复了她的威严,让人无从抗拒。

    李朝晖只得恭敬地应声:“是!”

    待李朝晖退下,祁宛眼中的锐利缓缓退去,一抹怀念渐渐浮现:“怀简的寿辰快到了吧?”

    “回陛下,还有一月半。”旁边一名女史缓声回答。

    “嗯。他都在潋阳呆了快十年了。”祁宛似叹似惋,又似乎只是平淡地说出这一句。

    没有人应答。

    她沉默了许久,才又继续开口:“宗玉,你替朕走一趟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